梦醒细无声TXT精校版全集(第十个名字连载于起点中文网)

梦醒细无声TXT精校版全集(第十个名字连载于起点中文网)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类型:都市官场

小说标签:都市生活、第十个名字、都市官场起点中文网

TXT大小:5.67 MB

校对:精校版,无措

状态:全集,完本

小说简介&片段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内容简介:

由终点回到原点,洪涛又回到了他第一次重生前的时代,不过失去了三次重生穿越的所有记忆。

假如没有重生过,没有记忆的金手指,他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在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高潮期,他是屹立在潮头的弄潮儿?还是被浪潮拍碎的浪花?

他的记忆还能不能回来?江竹意还会不会伴着他这一生?金月在这一世里和他又有什么交集?小舅舅还会是那个妻管炎吗?还会有哪些人会被他搅进来?这一切会不会全都是一场梦……

一切答案连洪涛都回答不了,他只是在沿着一条已经略有偏离的轨道懵懵懂懂的向前走,每次接触到一个熟悉的场景都会让他似曾相识。

第0001章 我还是我

“你丫不就是个公务员嘛,上次劈我的时候就用那么粗的闪电,这次还变本加厉了,这尼玛就是公报私仇!”洪涛又活了,一睁眼都不用看自己周围的环境,就知道自己这次穿越又成功了。这种活儿对他来讲已经算是熟练工种,浑身那种大病初愈的感觉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啦。

“哎呦……我的头啊……这不会是后遗症吧!”不过这次和以前好像有点不太一样,副作用多了一些。这倒也说得过去,谁让自己使用的是低档次的穿越名额呢,还是通过忽悠和贿赂私下换来的。给自己这两个名额的那位不是说了嘛,这玩意属于山寨三无产品,不光得不到天庭系统的全面系统支持,出了质量问题之后厂家还概不负责,更没有售后服务一说,连退货都不成。洪涛倒不是对产品性能有啥异议,好歹也穿过来了,身上好像也没少啥零件,这就已经很不错了,免费来一次主动穿越,绝大多数人求都求不到,还能奢求啥呢?

“完了,晕、晕了……千万别用三无产品,小便宜贪不得啊!!!”可是全身检查还没结束,洪涛的状态就开始不对了,眼前的光亮越来越少,身体就像被抽空了,一阵阵的头晕如潮水般袭来,就算把舌尖咬破也挡不住那种灵魂出窍般的感觉。此时洪涛就是手里没有纸笔,否则他真想把这句话写下来作为自己的临终遗言,以警示后人。一定要注重产品质量,更不能贪便宜去买三无产品,一遭拥有、终身后悔!

“小洪!小洪!醒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喊声在耳边响起。声音听着有那么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是谁。

“吴导?”洪涛觉得自己的眼皮很重,浑身酸疼,使了半天力气终于睁开了一只眼,然后就看到了一张胖乎乎的脸,不光熟悉,还认识。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啊!我早就和你说过,别跑那么老远去钓鱼,就算去也多穿点。你看,着凉了吧!赶紧着,收拾收拾下山,要是太难受我就先送你去医院。”眼前的人一看洪涛醒了,脸上些许的担忧神色就一扫而光,换上了一副不太耐烦的表情,一边伸手拉着洪涛的胳膊往起拽,一边埋怨着。

“我去钓鱼了?”洪涛的脑子有点迷糊,他印象中自己正搂着一个古装美女不知道干啥呢,怎么突然就回到单位了呢。而且脑子里到现在还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那个美女叫江竹意,她还咬了自己耳朵一下,这么真实的感觉难道就只是梦?

“你这是发烧了吧?还真是!赶紧拿着东西走,我送你去医院。你可能是淋雨了,看样子还受伤了,耳朵上这是让什么东西划了一下,都出血了。也别弄创可贴了,到医院一起处理吧。我再和你强调一遍啊,上班时间不许钓鱼,就算钓,也得先经过我批准。下次你再偷偷溜出去,我就算你旷工!”

那个叫吴导的中年人对洪涛的状态不太吃惊,这个年轻人刚来单位半年多,工作干得不错,人缘也处的很好,比很多干了好几年的老员工还混得开。可就是太自由散漫,上着半截班就敢溜出去钓鱼。这种事儿以前也发生过,不过都没这一次后果严重,一出去就是一宿,把工作都扔给了自己不说,还弄了一身病回来。作为运营站的主管领导,他此时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洪涛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了自身安全,如果他真在工作岗位上出了事儿,自己是要负很大责任的,必须得严厉警告一番。

“嘶……肉都翻出来了吧?您帮我看看,口子大不大?”一听自己的主管领导急眼了,洪涛也顾不上再去想什么梦中人的事情,一边从躺椅上爬下来,一边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右耳朵。这一摸不要紧,刚才还没觉出什么异常的耳朵立马就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好像根本不是划了一道小口子那么简单,是个大豁口!

“哎呦喂,还真是不小哪,我怎么看着像被什么东西咬的呢?你碰上野兽啦!”吴导低下头,把洪涛的脑袋向一边扭了扭,让耳朵露出来仔细一看,不由得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从前面看只是看到两道小豁口,翻到耳朵背面才发现,伤势远不止两个豁口那么简单,洪涛整个耳朵的下半部呈现出半圈牙印,最厉害的地方已经把耳垂咬透了。

“咱这儿有野兽吗?我怎么不记得了……脑子里想不起来了。您有镜子没有,我得照照!”洪涛一听吴导的话,立马也不淡定了,如果真是让动物咬了,那就得赶紧去打破伤风针,谁知道动物嘴里带着什么病菌啊。

“……你又喝酒了吧?还没少喝!我说你是真不让人省心啊,大半夜的一个人去水库边上钓鱼,还喝酒。你不知道自己一喝多了就断片的毛病?这要是轱辘到水里去,死了都没人知道!照什么照,你又不是医生,赶紧收拾东西,接站的马上就来,一起去医院找医生看吧!”借着靠近洪涛耳朵观察伤情的机会,吴导用力抽了抽鼻子,算是全明白了。这个平时比猴都机灵的小伙子为啥突然变得迷迷糊糊的,这是喝多了。

别看这个小伙子刚来单位才半年多时间,但是他的酒品单位里是尽人皆知,每次过年过节聚餐时,他百分百是折腾得最欢的那个,还是坏水冒的最多的那个,总是弄出各种各样的花招想方设法灌别人喝酒。可惜除了开头两次得逞之外,其余的时候都是别人还没倒呢他先倒了,而且一旦喝倒了就有很大几率进入一种失去记忆的状态中去,北京人管这种状态叫断片。看来他昨天晚上就是断片了,失去了那时候的一部分记忆,所以问啥啥说不清。

洪涛没啥可收拾的,他的渔具全放在自己的更衣柜里,通常都不带走,这一套家伙事儿就是放在站上准备随时溜出去钓鱼用的,家里还有另外一套更好的。现在只需要把自己床铺上的铺盖卷好,连同洗漱用品塞进另一个被自己占用的空闲更衣柜里,也就没啥可拿的了。他不像其他人一样喜欢背着个包,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不是特别必要的话他都喜欢空着双手。

至于他上班的这个单位,还是个半保密的单位,就简称为卫星公司吧。它隶属于航天部,但不是直属部门,有点三产公司的意思,主要工作就是运营一个地面卫星站。具体说就是利用一颗租用亚太卫星公司的卫星频道,转发央视和地方卫视的几套上星节目,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央视四套节目,它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向全球转播的。这些转发任务没啥经济效益,纯属政治任务。另外就是帮助一些股票交易所上传实时的股票数据,这部分算是经济效益最大的一块,整个公司的收益有三分之一来自这方面,但它所占用的带宽只有租用转发器带宽的不到十分之一。

另外这家卫星公司还和俄罗斯的几个相关单位联合开发一种叫做平板天线的小型民用天线,计划是用在公交车和列车上。如果研发成功了,以后全国的公交车顶上只需要贴一个地砖大小的金属网状天线,不用架设体积大、指向性强、稳定性差的锅状卫星接收天线,就能接收到卫星信号。这样一来,公交车上也就有实时电视信号了。

可能有人要问,谁挤公交车的时候还有心情看电视啊?再说了,坐公交车又不是一坐两小时,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上车的时候看不到开头,下车的时候看不到结尾,有意义吗?

意义肯定是有的,人家发展这套系统的初衷也不是让大家去看电视剧和电影用的,那能有个屁的经济效益啊,就算你看爽了,还能多买一张公交车票?这套移动卫星接收系统是用来专门播放广告的,中间穿插可能会播一些热门电影、电视剧的片段,那也不是白播,是给这些电影、电视剧打广告呢,看是白看,但播出是要收费的。

洪涛在这家不大的公司里算是个新来乍到的新兵,而且和单位里的其他同事性质都不同。人家大部分都是隶属于航天部的正式职工,他则是社会招聘来的聘用制职工,虽然未来也说是可以变成航天部的正式编制,但目前还算是个外人。

这种身份性质并不影响他的工资收入,只是在地位上略有亲疏。除了他和另外二个人之外,单位里的其他人都住在旧宫的航天部二院宿舍区,上下班一起坐班车走,很多人家里上一辈就是老航天,算是家传的工作了,互相之间的关系和洪涛这种半道出家的肯定不一样。

不过洪涛对这些东西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关注,他刚大学毕业一年多,父母也出了意外不在了,家里也没有兄弟姐妹,百分百属于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类型的。而且他家里也有房子,不发愁结婚时没房子找不到媳妇。再说了,就算马上给他一个航天部正式员工的身份,他也没指望能在短期内分上房子。大部委的福利待遇好是不假,但也没好到挨着人头分房子的地步。想要房子你得按资排辈的等着,除非你老爹的职务后面带个长字,或者你能抱住条粗腿,坐火箭一般升上去。

这两种可能性洪涛根本就没琢磨过,也不指望,他属于那种胸无大志、得过且过的人。也不能完全这么说,他不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他是比较各色,喜欢的东西和关注的事情与别人不太一样。

别人喜欢高工资、高身份、高福利,觉得这样的工作说出去别人都得羡慕三分。他则不以为然,他也喜欢高工资,但更喜欢高自由度;他也喜欢身份高,但更不愿意欺上瞒下;他也喜欢高福利,但不想整天在单位里拿着一份报纸混日子,时不时还得算计算计别人。这样的工作不管待遇多好,只要不是钱随便花、美女随便睡,他就坚决不愿意干,但凡还有口饭吃,就坚决不干!

第0002章 活学活用

他理想中的工作有三个条件,第一就是时间充裕。钱可以挣得不多,但工作一定要自由,最好是能在家里上班,整天想干嘛干嘛,只要把工作任务完成,半年去单位报个到那种。

第二就是单位同事别太要求上进,整天人眼瞪得和牛眼一样,到处琢磨着能踩着谁上位的单位,给多少钱他也不干。那种环境不适合洪涛这种比较野的性格,去了不出三天就得和别人打起来。

第三就是工作单位别离家太远,要是整天上下班都得来回倒好几次车,在公交车和地铁上耗费几个小时,再好的工作也就没啥吸引力了。那不叫工作,那叫挣饭吃。对于洪涛这样暂时还饿不到的人来讲,费这么大力气挣饭吃显然是不合算的。说白了吧,他就是矫情,别说饿三顿,饿一顿他就啥毛病都没有了,给啥干啥。

原本洪涛大学毕业时正赶上最后一波包分配工作,从这点上来讲他是幸运的,但也是不幸的。因为他不喜欢到炼钢厂去继续自己所学的热处理专业,其实去了他也干不好,因为在大学里这四年里他根本就没怎么正经学,之所以考到这所学校学这个专业,完全是老爹的执念。好学校他也考不上,因为老爹在这里任教,才勉勉强强走后门被塞了进来,也就别挑什么热门专业了。上班之后不到三个月,他就毅然决然的扔掉铁饭碗,辞职不干了。这时他的父母已经故去,家里没人能管他,也就助长了这种在当时看起来极不靠谱的行为。

不过也不能说洪涛是一时心血来潮莽撞而为,他还是有点后路的,算是骑着一头瘸驴去找马,不完全是走着。因为他还有另外一个营生,和两位调音师培训班里的同学去给歌厅、饭店、会议室安装舞台灯光、会议扩音设备。

这个活儿他从大二开始就在干了,自打考上大学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不是上学做学问的料,之所以耗费这四年时间,完全是为了圆父亲一个教子有方的梦想。他老人家是大学老师,如果自己儿子连大学都上不了,让他老人家在单位里抬不起头来。

但上学是上学,毕业之后该如何安排自己的人生,就不能以老爹的意志为转移了,他必须为自己的后半生找到一个营生,不敢说一辈子为了这个事业而奋斗吧,也得能自己养活自己,然后才有资格去谈什么梦想、理想之类的事情。

洪涛打小就比较独立也比较自我,凡是他认定的东西,不管对错,也不管家长同意不同意,都必须去试试。撞得头破血流是自己本事不济,不去做哪儿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呢。而且洪涛坚定的认为自己必须尽快独立生活,只要还向父母伸手要钱花,那就根本谈不上人生。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即便是父母,那也是别人的,一旦碰上意见不一致的时候,说起话来都不硬气,自己人生自己做主也就是一句空话了。

他的选择速度很快,大一第一学期他就找到了一个比较喜欢的东西,那就是调音师和录音师工作。这个玩意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太特殊的,但是放在九十年代初,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听说过,更不知道他们的工作性质。洪涛头一次接触这玩意还是在父亲的学校里,不是实验室也不是课堂,而是外教住的公寓。

那时候为了照顾外籍教师的生活,大学里一般都是给外教提供一个相对独立的住宿区,和教学区、中国教师宿舍区分开。这些老外喜好非常广泛,虽然有些东西在这时候的中国玩不了,但他们还是尽其所能的把很多新鲜玩意从国外带了进来。上班的时候人模狗样,下班一回到宿舍区里就原形毕露了,一个个要多不正经有多不正经,玩啥的都有。

调音师这个名称洪涛就是在这里头一次听说的,当时他才上高二。至于说他是如何进入独立管理的外教住宿区的,问这个问题都多余!作为一个本地孩子,还是从小就调皮捣蛋的胡同串子,进中南海那是吹牛逼,但进个学校里的外教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门口那两个看门大爷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洪涛从面前走过,不光没阻拦,还点头问好呢。

具体办法非常简单,洪涛只需要穿上一身外国牌子的运动服,然后在校园里随便找一个正在锻炼身体的外教,跟着他一起跑步,顺便用他初中水平的英语和人家讲明白自己是谁的儿子,基本就算大功告成了。

那些外教才不管你想干嘛,一听说是老师的孩子,警惕性基本也就没了,要是对方再认识自己父亲,还能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加上同样半生不熟的中文多聊会儿。聊着聊着就一起跑进外教住宿区了,门卫没胆子去拦外教,也就没胆子去拦跟着外教一起跑步的洪涛,他们会以为洪涛是外教的家属或者客人。狐假虎威这个词儿不光要学会、正确理解,还得能熟练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去,才算没白学。

第一次进外教住宿区的洪涛并没有什么具体打算,也没去惦记人家的财物。他从小调皮捣蛋不假,青春期也叛逆的出格,但绝对不偷东西。他信奉不给就抢的原则,偷东西的技术环节太多太复杂,懒得去钻研。这次处心积虑的混进外交住宿区完全是因为好奇心的驱使,这个年代还是外国人比较少的时候,大街上看见都得不由自主的多瞄几眼,更何况住了一大群来自世界各地的老外。洪涛打算进来看看老外每天到底怎么生活,然后回自己的学校里去和同学吹牛逼,要是能混上几盒外贸烟就更理想了。

外贸烟他是没混上,因为第一次来探路谁也不认识,那些外教就算再不靠谱,也不会给个年轻人随便递烟的。不过他也没白来,刚钻进第二座公寓楼,就在一楼大厅里看到了几个外国人正围在一起摆弄着一堆机器。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之后,洪涛发现了这堆机器的大概用途,它们可以把音乐加工成多种多样的,还能把人声变得更具表现力。

洪涛没啥音乐细胞,也不是音乐爱好者,但九十年代初,哪个中学生不听歌?不听歌就意味着你跟不上时代、不潮流,就和现在不会上网一样,和同学之间你都没得聊。

在音乐之外,洪涛更感兴趣的是这些机器设备,他从小就对无线电一类的东西比较热衷,甚至还专门跟着父亲的同事学过如何攒收音机、电视机,技术算不上太专业也还能凑合。现在面对着一大堆没见过的电子设备,两条腿立马就挪不动了。

光听、光看肯定满足不了他的好奇心,不懂的东西就得问啊!不告诉我就想办法,这是洪涛的信条。只要是他喜欢的玩意,他就能舍下脸去啥也不顾,此时本来就不薄的脸皮,立马又加上了一层。

那些外教对洪涛这个小伙子也没啥警惕,既然他能出现在外教宿舍区里,应该就说明他的家长也是外教。所以人家并没驱赶洪涛,哪怕他凑到很近的地方,也没有排斥,反倒热情的招呼他一起来玩。这下刚把二皮脸换上的洪涛算是找到组织了,英语不灵那就加上中文呗,这些外教里也有语言天赋不错或者在中国待的时间比较长的。连说带比划,洪涛终于弄明白这些东西每样都叫什么、大概是起什么作用的。

另外他还从人家的包装箱里找到了几张电路图,在征求了人家同意之后,直接借走研究去了。按说这么复杂的电路图他应该有很多地方看不懂,但这不是问题,大学里有电子工程系,里面的老师洪涛认识。语言能有国家、民族之分,电路图却是国际通用语,只要是搞这方面工作的人,你给他一张美国人的电路图和一张苏联人的电路图,对他而言都差不多,没有本质区别。

经过两周不懈的努力,洪涛终于搞明白这些电子设备的大致原理了。那些外教告诉他的是使用方式,电子工程系老师们告诉他的是工作原理。两方面一综合,洪涛立马就成了半个音响方面的专家,不敢说比人家玩得好,至少知道这些东西该如何连接、如何正常使用了。

可惜他的探索之路也就到此为止了,外教肯定不会把这些设备借给他玩,人家也不是天天耍这个,即便洪涛没事就去外教楼里转悠,正好碰上人家在玩的次数也只有一次,不过瘾啊。

不过瘾也得忍着,当时的中国除了电影学院、音乐学院这些专业艺术团体之外,根本就没有调音师这种工作,就算有洪涛也不知道去哪儿才能找到,社会上更没有这些设备出售,想摸想学也没地方找去。

第0003章 我是调音师!

但是洪涛这颗贼心一直没变,一直都惦记着这件事儿,只要看到这方面的书籍就买回来看看。皇天不负有心人啊,或者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就在他上大一的时候,终于在一本无线电杂志上看到了一则招生启事。京都文化局要开办第一期专业舞台灯光音响培训班,目的是为了配合即将开始的职业资格考核。当时从事这种工作的人员大多挂着电工的头衔,技术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办这种半脱产培训班的目的就是针对这些专业单位从业人员的。

洪涛有个屁的从业经历,第一次报名就被人家劝退了。但他不死心,不是要从业证明吗?得嘞,找小舅舅刻个萝卜章,再找一张有新闻电影制片厂抬头的信函纸,伪造一个呗。这点事儿对于小舅舅那帮人来说根本不是事儿,要是能免除刑事责任,他们连中央军委的红头文件都能造出来,这就叫干一行爱一行,基本功嘛,没有这两手还谈什么走南闯北祖国山河一顿骗啊。

梦醒细无声TXT小说(精校版)下载

小说ID:5628

梦醒细无声小说是起点中文网作家第十个名字写的一本都市官场,都市生活类作品,夜天之书网不提供梦醒细无声TXT精校版,梦醒细无声全集完本,梦醒细无声无错版或梦醒细无声电子书下载。

不分享梦醒细无声百度网盘(百度云)资源,蓝奏,诚通网盘下载地址,当前仅作整理收集与记录之用。

请前往小说官网(起点中文网)支持”第十个名字“的《梦醒细无声》正版小说!

相关文件下载地址
©下载资源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使用,请支持正版!
版权声明:夜天之主 发表于 2021年9月15日 下午6:40。
转载请注明:梦醒细无声TXT精校版全集(第十个名字连载于起点中文网) | 夜天之书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